闭园超百日 上海迪士尼乐园不为人知的日与夜-区域频道-东方网

闭园超百日 上海迪士尼乐园不为人知的日与夜-区域频道-东方网
当前位置 | 首页 >> 闭园超百日 上海迪士尼乐园不为人知的日与夜闭园超百日 上海迪士尼乐园不为人知的日与夜2020/5/6 14:18:12 来源:上观新闻 作者:黄尖尖 王志彦 选稿:孟繁嘉 1月25日,上海迪士尼乐园宣布暂停开放。随后,受疫情影响,全球六大迪士尼主题公园相继全部关闭,这在迪士尼乐园70多年的历史上绝无仅有。 当新冠疫情席卷全球,这个被称为“全世界最快乐的地方”发生了什么?在没有游客的园区,三个多月以来,数以千计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员工们又在忙些什么? 这个世界永远需要童话。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重启前夕,记者走进闭园中的迪士尼乐园,看他们是如何“闭上眼,期待欢呼声再次响起的那一刻!” 凌晨1点,潜入宝藏湾水底 背上氧气瓶,穿戴好配备BCD浮力调整装置的全套潜水服,将20斤的配重沙包裹在腰上,顾伟纵身一跃,沉入1.8米深的水底。此时已是凌晨1点,空无一人的宝藏湾内,安静得只听见手在水里划动的声音。 顾伟是“加勒比海盗·沉落宝藏之战”的维修员,也是每天真正潜入宝藏湾的人。海盗船的运行依靠分布在水底的轨道以及轨道上的电机提供动力,电机用螺栓固定在轨道上,而他的工作是就每天把所有螺栓检查一遍,确保没有一颗松动。图片说明:海盗船“沉入”宝藏湾。 轨道长762米,分布着上万个螺栓,每颗螺丝要达到的扭力标准不同。顾伟带着一个扭力测试仪潜入水底,扭力达到标准时,指针会转动到特定区域,并发出“滴答”一声。 每隔20分钟,顾伟要浮出水面换气,全部检修完成需要2个小时,最后上水的时候已是凌晨3点。这时,顾伟会把整个“沉落宝藏之战”场景发动起来,8名检修人员有的坐在船上,有的从旁观察,从各个角度最后检测一次整体运行情况。 顾伟习惯了上夜班,平日白天开园,只能半夜进行维修,这段时间乐园因疫情关闭了,但他们还是坚持在同样的时间上班。“因为白天会有运营团队的同事上班,如果我们改到白天检修,会影响到他们的正常工作。”疫情前后,乐园的每个岗位都在正常运作着,作为其中一环,顾伟也要维持日常应有的状态。 “工单每天都在生成,我们的工作就一刻不能停。”迪士尼乐园的所有游艺设施都由强大的后台数据系统支撑,每天电脑会根据数据监测生成工单,比如哪颗螺栓出了问题,比如海盗船每跑700圈要大修一次,顾伟和同事们根据工单一一检修。 “乐园闭园以来,其实我们工作量更大了。”宝藏湾的裸眼3D投影是否足够逼真,海盗机器人的眼睛、手指头动得是否灵活,这些普通游客看不出来的细微差别,顾伟能看出来。“平日正常开园时检修工作量大,这些没来得及去调整的细微之处,现在趁着闭园这段时间我们都一一修好了。”图片说明:游客的欢乐背后是维修人员日复一日的努力。 从2015年12月28日开始,顾伟一直负责宝藏湾的维修。有时轮到白班的日子,他会和普通游客一起坐上海盗船,每当经过他最喜欢的是Jack sparrow变身的时刻,他还会跟大家一起尖叫。 为了胜任这个工作,在上岗前他接受了几个月的潜水员培训。“每天泡在泳池里六七个小时,练习如何在水下操作仪器,一个个项目地过关。”这个过程很艰苦,刚开始时他非常不适应。“潜水服很笨重,每次上岸时整个人都会累得头晕目眩,但后来就慢慢习惯了。” 顾伟的儿子因为爸爸工作的缘故也特别喜欢加勒比海盗。“最近我儿子经常问我什么海盗船什么时候开,我说等外面的小细菌都没有了,我们就开船!” 闭园期间,虽然知道即便晚上修好了,白天也不会有游客来玩,但每个人都在时刻准备着。“万一明天就开了呢?所以今天,我们必须做好百分之一百的准备。” 早上8点,米奇花坛换上新装 每一年春天,都是迪士尼乐园的旺季,也是园艺师薛建最忙碌的时候。3月份种下的樱花和海棠,到了五月伴随着游客入园的高峰,迪士尼乐园里的花坛也会迎来一年中最美丽的时刻。 奇想花园花坛,位于迪士尼城堡正前方,是乐园最瞩目的区域,也是薛建花心思最多的一处。“我们用了杨凤仙、大花葱、大花飞燕草等花卉,从高处往下看,营造出类似于教堂玻璃的彩色马赛克效果,游客拍照时,花坛与城堡的白色、紫色、淡蓝色融成一片。”今年乐园虽然不开,但春花依然按照原计划种下。图片说明:奇想花园花坛,见证着四季变换。 眼前的这批春花是在三月初换上的,一共换了20多种花卉。薛建说,每年到三八妇女节那天,乐园里的园艺团队就会花两个夜班进行一次大换花。每个园艺师头戴着移动式的头灯,趁着夜色把“米奇花坛”换成“米妮花坛”。“让米妮也过节,这是上海迪士尼的传统,而今年我们也没落下。” 乐园在短时间内无法重开,为何还要坚持换花?薛建说,花草生长需要时间,种植和养护要按照时令季节进行,即便是在遭遇疫情的特殊情况下。“春花一般能盛开两三个月,三月种下的花,到四五月开得最漂亮,也就是现在这个时候。如果等到乐园重开的时候我们再去种,就来不及了。” 一年四季,光阴流转,但迪士尼乐园始终保持着它最美的状态。“如果到了五月底乐园还不开,我们又会再换下一批,夏花。”夏花的种类繁多,繁星花、百日草、千日红……目前已经提前开始准备种子了。 疫情对园艺师来说最大的影响就是花卉的供货问题。“迪士尼的花卉货源主要来自于上海郊区和江浙一带,3月的时候,跨省运输和运输人力都遭遇困难。”薛建说,三月有一批花期很早的郁金香和风信子,眼看着就要盛开了,但乐园短期内无法重开,园艺团队舍不得浪费,就把花卉都搬到了工作人员生活区,供迪士尼员工们观赏。 看着刚播撒的种子发了新叶,又看着叶子变黄、变红,自然界的细微变化,园艺师心里都会有所触动。“去年樱花盛开的时候很多游客来观赏,今年的樱花和海棠都没有人看,挺可惜的。” 但花开花落终有时,自然界的生长不由人控制,也不受疫情影响。“不管有没有人看,植物自有自己孕育生命的历程。”终日与花草打交道,也让薛建多了一份从容。“五月是人间最美丽的季节,很多人因为疫情原因无法出门,我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。” 下午1点,研发新菜等待客来 午后,迪士尼乐园行政总厨Benny正在厨房里面对着一摞蒸笼,为他新近研发的新菜“米奇扣肉”的最后一道工序冥思苦想。 往常这个时候,乐园里成千上万的游客在用餐,而作为乐园总厨的他会穿行于园内不同的餐厅试菜,这是他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如今餐厅空荡荡的,Benny心里不免有些失落。 疫情期间,所有厨房设备都要定期运作,每天盘点所有食品,到期的都要销毁。“扔的时候心在流血。”作为厨师,看不得浪费任何一点食物。1月24日下午收到闭园通知,而往年春节都是高峰期,食物备货量根据往年的经验早已备好。 “我跟同事们说,你们根据制度规范处理好食物就行,不要告诉我……”Benny从2013年加入迪士尼团队,每个原材料的选择,从产地到规格、口味都经过千挑万选。“薯条是从330多个品种的马铃薯里选出来的,米饭也是从50多个品种中选择其中一个。” 疫情对后厨部门的影响是最直接的,因为食客没有了。利用这段时间,Benny开始着手新品研发。“米奇扣肉”,是一块米奇形状的扣肉,皮是酱油色的,旁边配一个山东馒头,馒头切开后夹着肉吃。 米奇好伙伴餐厅开了三年,有饭档、蒸档、卤档和面档,而蒸档一直没有拳头产品,这让Benny一直耿耿于怀,正好疫情期间有时间去琢磨。“光寻找夹肉的馒头就花了很多功夫。”Benny说,“我在山东烟台吃过当地的山东馒头,非常好吃,馒头松松的,按下去还会弹起来,这和上海的刀削馒头不一样。”图片说明: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大厨正在制作精美糕点。 在食品呈现上,团队还为“米奇扣肉”特制了一个双层的蒸笼,下面是馒头,上面是米奇扣肉,盖上笼盖,就像小时候吃的小笼包一样。“笼子端出来的时候,仿佛一下子仿佛回到了童年,而当你打开笼子,眼前就出现一块米奇扣肉,客人会很惊喜,会忍不住拿起手机拍照。”Benny说,这也是他在迪士尼学到的,研发产品时也要注意视觉呈现,让客人有拍照片发朋友圈的欲望。 迪士尼的IP,结合中国人传统的饮食文化,开发出具有本地特色的菜式,这是迪士尼餐厅一直以来的思路。米奇羊腱子,想法来源于传统的羊肉泡馍,羊腱带一根骨头,吃的时候把羊腱的肉撕下来夹在馍里面,变成升级版的羊肉夹馍。火鸡腿在美国很流行,而上海迪士尼的火鸡腿用了传统“叫花鸡”的做法,吃起来和美国的口味完全不同。还有火鸡翅,Benny选用了生姜可乐来烹制,销量一直在迪士尼排名前三。 这次疫情也让Benny重新反思了食品安全的标准流程和操作规范。“从迪士尼开园以来,后厨部门一直坚持最高的标准。放鱼肉的房间里闻不到鱼腥味,厨房的排烟管道没有一点点油渍。”厨房每天从早晨8点运行到晚上9点,随后整体消毒清洁,每天厨房都光洁如新,好像第一天营业一样。 “我们有两个标准,美国的标准和上海的标准,两个标准中,挑最高标准来执行。”疫情之下,后厨部门对餐饮部2000多名员工和厨房部1000多名员工进行了重新培训,进一步加强食品安全意识,为开园做好准备。 傍晚5点,聚光灯下旋转跳跃 傍晚的米奇大街,没有了平日人来人往的喧嚣,空荡荡的街头略显冷清。梁栋拿起单簧管,深吸了口气,吹奏了一支迪士尼动画主题曲,悠扬的单簧管乐声回荡在园区里。 梁栋是迪士尼乐团的一位单簧管乐师,乐园运营期间,每天他都会和乐师同事们一起在米奇大街上为游客表演六场演出,一边吹奏音乐,一边身体有节奏地律动,成为米奇大街上独特的风景。 “疫情发生以来,我们依然会每天都到米奇大街上演奏。队长先带我们调音,然后开始排练当天演奏的曲目,结束后再进行基本功练习。”空出来的这几个月,让乐团有了充足的排练时间去抠细节,提高表演质量。“我们乐团的每个成员都是从小学习不同的乐器,演奏音乐已经融入我们的生活中,就像每天要吃饭睡觉一样自然。” 在街头演出的快乐来源于和游客的互动,即便是在寒冬刺骨的冬天,手指在寒风中变得僵硬,梁栋也会不断活动手指来让它产生热量,保证演出的水平。“当我们在演出时,台下的观众会跟着音乐跳舞,一起歌唱,那些活泼的孩子蹦蹦跳跳,那些情侣会热吻相拥,这是我每天最快乐的时候。”梁栋说,非常期待乐园重开以后,能再次看到这样的景象。图片说明:不管何时开园,每天排练都是演员们的必修课。 日复一日的坚持训练,对身为舞台剧演员的龙娇来说更为重要。在迪士尼乐园的剧场演出中,龙娇一个人饰演了宝藏湾的海盗黑玫瑰和伊莎贝拉,凡迭歌剧院的演出里的红发妹,以及明日世界复仇者联盟的女特工。乐园正常运营期间,她平均每天有5场演出。疫情期间,每日的排练和往常一样,从早上9点的热身和热声开始。 翻腾,跳跃,练嗓子,不开园的时间里,所有舞台剧演员都要坚持训练。“除了日常排练以外,我每天还要进行体能训练,保持稳定的运动量,因为一旦体能下降了,就会影响演出状态,难以胜任开园后一场接一场的演出。” 在舞台上,龙娇最享受的是和游客互动的乐趣,有时偶尔台下观众较少,她都会有点小失落。“如今面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席排练,我便会想象台下坐满了观众,让自己始终保持着专业演员应有的激情。”闭上眼睛,在聚光灯下旋转跳跃,龙娇期待欢呼声和掌声再次响起的那一刻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